政治問題 「鳩嗚」解決 / 姚崢嶸

Originally posted on 主場博客:
圖:破折號 抗爭運動怎樣走下去?如何升級? 這個困擾抗爭者兩個多月的問題,終於由群眾自己找到答案。 原來所謂「升級」,不一定要爆玻璃。 用武力抗爭,是下策;用和平,是上策;用幽默,則是神級。 所謂「升級」的第一重意思:「鳩嗚革命」,市民沒有佔馬路,只是行街(還是響應特首呼籲呢),行為完全合法(看市民如何大方接受訪問!),立於不敗之地,也完全無需「退場」討論。警察就算想驅散群眾亦「無法可執」,趕人走嗎?大家沿路去尖咀繼續鳩嗚。小巴入線公司再也無法申請甚麼禁制令,「幫港」人士也不能叫大家不去旺角吧。 第二重意思:馬路是清了,但每日所耗警力是清路前的幾十倍,警方這算是慘勝,還是慘敗?政府奸計清場的最大犧牲者,還是旺角的商戶,之前就算生意受影響,起碼都能打開門經營,現在被警察的激烈行動嚇怕,反倒要拉閘。若要發動小額索償,應找誰負責?梁特?潮聯公司?袁國強?許 Sir?還是怪太踴躍響應梁特的市民? 經過星期五晚,幾日來所謂「警方壓力已近爆煲,不斷受挑釁才會濫打市民」的說法,亦已不攻自破。何以警方突然可以變得這樣忍手?唯一合理解釋是,連日的過火暴力被傳媒和市民揭發,形成強大公眾壓力,上頭指示要前線「克制」,結果無再出現之前的大規模濫打。說到底,警察是紀律部隊,行事要符合上級指令。但這也正好證明,警察要忍,是絕對有能力忍的,前幾天的暴行,就算沒有上頭明令,亦肯定有默許,否則也不會出現極高級警官在前線帶頭棍打行人的場面。所以,警察們,下次濫用暴力,請別再諉過於示威者挑釁了。 許 Sir 質疑「有人想借此消耗警方警力,是否對香港有益處」,這句話我倒是同意的,雖然到底他口中的那個「人」,是姓梁、姓習、姓曾、姓袁還是複姓林鄭,抑或泛指全部,我不肯定,因為我不是他肚裡迴蟲。 說到底,眼前的政治危機,政府先後用過警察、法院、幫港藍絲帶口罩小紅帽,但仍拒絕用政治方法解決,難道當真想拖到二十年後,希望這一代年青人當家作主時,以人道理由特赦你這班老人家? Continue reading 政治問題 「鳩嗚」解決 / 姚崢嶸

勇武的香港 勇敢的香港人/林忌

Originally posted on 主場博客:
(最新消息於林忌博客《每日一膠。荒謬的香港》) 香港,又一個失眠夜;街上示威的人群,家中收看直播的人群,數以萬計,多年來被嘲為「和理非非」的香港人,竟不怕防暴隊清場,胡椒噴霧趕不走,出動警棍,加上不斷亂放催淚彈,也趕不走。 根據香港法律,以及城規會的設計,政府總部門外一個開放給公眾的地方──公民廣場,政府竟僭建圍欄圍起,不予公眾使用;9月26日,一百個學生爬圍欄進入公民廣場,特區政府卻小事化大,把這群學生說成是非法闖入「政府總部」,然後抹黑為襲警,把十七歲的學運領袖黃之鋒拘捕。 無理的拘捕演變成市民集體到場支援,而不肯就此散去,警方不但沒有立即放人,卻違反法律禁止黃之鋒保釋離開,至到高等法院判出人身保護令,才被迫放黃之鋒出來,警察的橫蠻無理,令人震驚。 原本市民只不過是在不影響大眾的空地,以及一些不影響交通的小路集會,可是9月28日下午起,特區政府卻步步進迫,禁止市民集會,更封鎖所有出入口,禁止市民進入或離開,於是前來聲援的市民反包圍警察,市民數目多到衝出馬路,於是從來沒有人發起的堵路,就水到渠成,香港島的交通命脈被切斷,而警方卻仍然不知悔改,繼續強硬政策到底。 政府以為防暴警察,不斷對人群亂放催淚彈即可驅散人群,可是無理的舉動,卻激怒了原本仍然沉默的多數市民;市民不斷和警察進行遊擊戰,由金鐘擴散至中環灣仔;28晚10時,警方在中環使用大量警力之後,部份避走的市民轉戰至銅鑼灣,甚至過海在旺角聚集堵路,可謂天下本無事,庸人自擾之的典型範例,特區政府鎖了學運領導,變相禁錮了政界的領袖,卻令無數市民自發奮起抗爭,香港人第一次武勇地公民抗命,整夜轉戰各區不退,特區政府的統治公信力已全毀,如非政權是北京扶殖的外來殖民政權,則必定立即倒台。香港人,改寫了歷史。 然而整日的大混亂,絕非「暴亂」──外國的所謂暴亂,必然是放火、搶掠、燒車軚以至燒車,例如中國大陸各大城市的所謂「反日示威」,就是典型。事件發生至今,香港的市民都只不過是在示威集會,市民高舉雙手,顯示絕無攻擊動作,警察卻仍然一次又一次不斷亂射催淚彈,於是大家都在哭──不是因中了彈而哭,就是看著心痛而哭,香港人,為何淪落至此? 香港人,是時候站出來了,我們要向這個無恥政權表達抗議!我們要罷課!我們要罷工!我們要罷市!一起上街向這個無恥政權,表達最嚴厲的抗議!梁振英下台!曾偉雄下台!香港人要真普選! Continue reading 勇武的香港 勇敢的香港人/林忌

【佔領】梁振英、曾偉雄,是佔中幕後推手 / 區家麟

【佔領】梁振英、曾偉雄,是佔中幕後推手 / 區家麟

Originally posted on 主場博客:
有果必有因。八個前因,看梁振英與曾偉雄如何令佔中「遍地開花」︰ 近因︰ 警方無理長時間拘留黃之鋒,並不尋常地入屋搜證,激起民憤。陪伴黃之鋒保釋的律師韋智達表示︰法官批出人身保護令之時,「望著法庭四周表示,如果警方早就釋放黃之鋒,這一切都不會發生。」(見明報報道) 學生重奪公民廣場一晚,場外示威者和平靜坐,警方根本不需要使用胡椒噴霧等粗暴手段,個別警員行為野蠻、目露兇光,於互聯網廣傳,激起民憤。 佔中集會剛開始,警方阻止音響器材入場,並隨便以「阻差辦公」扣留泛民議員。佔中行動沒有專業揚聲器,失去直接指揮群眾的能力,運動主導權,落在普通市民手上。 本來,若警方按以往做法,容許市民到添馬總部外集會,當時事情發展,對政府的最壞情況,可能如國教重演,但警方竟選擇封閉海富中心天橋,令市民聚集於金鐘對面馬路。 市民由多個方向企圖進入會場,攤薄了警力,本來一場集會,旋即變成了陣地攻防戰,令更多市民聞風支援。 警方應對︰ 亂用催淚彈︰筆者現場所見,發放催淚彈前,示威群眾並無異動。警方不可能不事先推演事態發展,不可能不知道,光天化日射催淚彈,觸怒示威人士,瞬間情緒高漲,令抗爭之心更為堅定。不少示威人士即場數得出,近二十年,政府只用過催淚彈對付世貿示威的韓農,與越南船民營騷亂,當時,韓農有燃燒彈、船民有大量削尖的自製武器。而今次警方發放催淚彈,對付的是手無寸鐵的示威者,發催淚彈後,更多聲援市民陸續趕到,壯大示威聲勢。 現場所見,示威者其實也害怕催淚彈,走得很快,第一次接觸,很多人甚為驚惶。但是,示威者退後時,防暴警察卻沒有部署好,重奪路面空間。氣體散去,人群又重佔路面。警方配合失當,令到「第一彈」,沒有震懾之效、沒有驅趕之效,只有刺激人群,挑動情緒的作用。 警方堅持不退,不開放添馬,加上催淚氣體四處飄揚,令部分人散開,漫步至中環、及灣仔,令佔領行動「遍地開花」,催淚彈功不可歿。 每一發催淚彈,就多一格抗爭之心 遠因︰ 梁振英從來不介意實現其「競選承諾」(遲早要出放暴隊與催淚彈),激化對立,鼓動鬥爭,有權盡用,進而濫用;人大落閘,歪理連篇,視民意如無物;政改諮詢,浪費了社會寶貴時間,又低估市民怨氣,這些說過太多,就不再說了。 佔領與催淚彈的影像,瞬即傳遍全球,各地媒體大篇幅報道,這是對政府另一種無形壓力。 為何有大量外國傳媒聚集香港?原來是中央政府自食其果。據vox.com報道,中央政府近兩、三年來,阻礙外國記者駐內地採訪,令到大量外國記者「滯留」香港,而這些記者非等閑之輩,都是資深及影響力大的記者。報道說,再一次證明,「審查新聞,要付出代價」。 要一向平和的香港市民,佔領中環、佔領金鐘、佔領灣仔、佔領銅鑼灣、佔領旺角,堅持一夜,並不容易,學民思潮做不到、學聯做不到、佔中三子做不到,梁振英與曾偉雄超額完成任務。… Continue reading 【佔領】梁振英、曾偉雄,是佔中幕後推手 / 區家麟

【佔領】今天,我做了一件小事 / 姚崢嶸

【佔領】今天,我做了一件小事 / 姚崢嶸

Originally posted on 主場博客:
圖:朋友拍攝。他不介意開名,但我較怕死,堅持不想開。多謝他,心照。 好不容易等到九點,打了電話,向我有參與的一個政府委員會,辭職。 其實這絕不算甚麼犧牲,反正只是義務工作,無名無利,連車馬費都沒有,而且每次當值花上半天,還要向公司請假。 不過,我一直重視這個工作,因為覺得頗有意義。委員會負責處理公屋住戶被終止租住權的上訴個案,每個月,都會聽幾個上訴人的故事,中港婚姻、家庭問題、欠租、生活迫人(例如有些上訴人為每日長時間工作兼舟車勞頓,要寄居親友甚至工作地方,因而被判「沒有住公屋需要」)等,林林總總。幾年來,委員會是我認識香港真正一面的一個很特別切入點,而且在個別個案,我的一票影響了決定(每次上訴由三個委員投票裁決),我也曾頗自豪。 只是,經過週末發生的事,我實在沒辦法繼續為現政權工作下去了。對此,我覺得很可惜,也要向所有公屋住戶、公屋申請人、委員會秘書處職員及委員同事致歉。對不起。 正如我的一位好朋友兼博客所言,像我這類「錫身」離地中產,沒有膽量能力上街冒法律和安全危險,只能做能力範圍許可的事。香港變了,我們每個人都應該多走一小步。 我也慶幸還有這自由。我相信,執法人員之中,必然有人的心情比抗爭者難受百倍。我們作為普通市民,無論是同情、默默支持、聲援、參與,到目前為止,抗爭的代價仍有限,但對同情抗爭的執法人員來說,抗命就是違抗老闆命令。假若換了身份,要我付上紀律處分甚至打爛飯碗的代價,我也難以想像如何面對。 美中不足的是,委員會職員說,辭職需要書面通知(這點合理),但竟然要「address 俾 Chief Executive (姓梁那位)」 。這幾天,我心中有很多說話對他講,但我畢竟自命是個講粗口會有少少面紅的迂腐讀書人,你教我該甚樣寫? Continue reading 【佔領】今天,我做了一件小事 / 姚崢嶸

添馬平行時空︰盆菜上的和諧 / 區家麟

添馬平行時空︰盆菜上的和諧 / 區家麟

Originally posted on 主場博客:
「泛民為何常分裂,互不協調,互相指罵?」這是一個值得探討的現象。 民主路上,同行者互罵互咬,爭得臉紅耳熱,甚至熱衷攻擊自己人,原因很多,例如,大家都在爭取同一群支持者,又有人早被收編,充斥著無間道。除此以外,我相信,有一個最重要的因素︰ 激氣,上心,因為有理念、有堅持。 佔中,不啟動有人罵;啟動了,又有人罵,都很正常。廣西及福建社團的鄉親們,就不會上心,不會激氣。 政總的日日夜夜,大家有空,不妨到添馬草地,圍觀一下廣西及福建社團三天三夜,如何國慶聯歡,感受平行時空。 我覺得,這幕是經典。 他們搶訂了原來學聯的「民主講堂」,小小圓型廣場,鄉里聚集,看錄影帶。 看甚麼?是早前他們盤菜宴的錄影片,他們在回味抽獎過程,一同欣賞中聯辦東區辦事處主任抽獎的英姿。 煮埋嚟就食,放片你就睇,渾渾噩噩,其實很美妙,腦部休息,開開心心,和和諧諧,上facebook,本應講吓旅行遠足跑步,講講盤菜點整,才是生活。老實說,我很羨慕他們的淡然、舒懷、逆來順受;放下,自在,乜都無所謂,真高人。 國慶聯歡舞台上,司儀說︰現在我們有一班靚女,為我們跳蒙古舞《美麗的草原》。 她們的舞藝,蔓妙多姿,笑容真摯,全情投入。 這位歌手,在唱《我是一隻小小鳥》,明顯不是她首本名曲,唱到「我是一隻小小小小鳥,想要飛呀飛,卻飛也飛不高」時,走音好勁。 不過,這個紅地氈大騷,走音,無人理會;台上dead air,無人理會;司儀講錯嘢,也無人理會,因為,參加者只在草地上坐坐,台上幹甚麼,很多人,沒正眼望過。Who cares? 他們無所謂,因為本來就不求甚麼,有飽飯食,有騷睇,熱了,有地方遮陰。Rule by… Continue reading 添馬平行時空︰盆菜上的和諧 / 區家麟

【罷課】幫港出聲九噏 / 姚崢嶸

【罷課】幫港出聲九噏 / 姚崢嶸

Originally posted on 主場博客:
圖:破折號 今日 Facebook 徹底洗版,九成半同情學生,半成是那些我一直忍手不 block 的訊息。我仍然不會去留言撩交嗌,不過回應下「幫港出聲」之流及其支持者的九種說法(下簡稱「九噏」)以正視聽,還是有必要。 (1)暴力 昨晚我不在現場,從電視畫面看,學生做過乜?爬牆、推鐵馬、叫口號,手無寸鐵,甚至舉定手表示無動武意圖,清場也不見反抗。警察呢?胡椒噴霧、警棍、拳腳。誰暴力? 至於「不如加入恐怖組織吖」之類,是初級邏輯謬誤,叫「無限上綱」(另一例子是梁振英的 「小學生是否也應罷課」),唔識就自己上網查。 (2)擾民 昨晚學生選擇在入黑大部份人放工後才行動,走入一個無人的廣場,也沒堵馬路,無阻大家搵食,不看新聞的人可能完全不知道有事發生過,不擾民了吧? (3)拉得好,應受法律制裁 在這點上,學生是同意的。從電視片段也可以聽到台上主持警告,接下來行動可能會犯法,未成年的應離開,也早有傳播如何面對被捕資訊。換言之,他們絕對有準備負法律責任。應付等拉的年青人,有需要這樣重手嗎? (4)外國勢力 昨夜被抬走的黃之鋒,仍是瘦仔一資名,我看不出有受美軍特訓痕跡。我見罷課幾日,不斷有市民送水、送雪梨,如果 CIA… Continue reading 【罷課】幫港出聲九噏 / 姚崢嶸